二、三個月前,就在腦裡浮出一種想法,寫一篇「四季的母親」這樣的新詩體紀念,然而不是寫不出來,是寫不出質感,寫不出童年那份簡單和眼中直觀的母親,現在要寫就像作文,可以說出一大篇往事,一大篇感動的故事,一大篇互動的細節,只因時間長、緣份深,已經很難單純天真的用筆墨形容,沉思二、三個月後,選擇放棄滿篇的絮語。

 

今天是母親節,今年這個母親節多了一些不尋常的氛圍,女作家過逝後,他母親要過第一個沒有女兒的母親節,小燈泡的案子,在母親節前,宣判嫌犯無期徒刑,有個好友,在母親節前夕,正在面臨親人生命的告別或甦醒,明明知道這些與母親節無關,因為這三個事,每天都發生在我們身旁,想來滿眶盈淚,要面對情境的不是你我,所以更該珍惜你我現在擁有的,可能因為自己母親已過逝,特別有悸動,擔心、害怕、畏懼,總在某些時刻不經意的襲來,以為時間還很多,以為還來得及,其實並沒有,時間是小偷,等你回頭,過去就是過去了,被偷走的光陰,你會遺憾,你會後悔,你會可惜,你會無感,你會解脫,你會……

 

「四季的母親」在小學四年級寫的,沒有手稿、沒有記錄,嘗試去找當年報紙的數位影音檔,遍尋不著,只隱約記得寫得大概就是當年母親在四季轉換下做的事,像一般農民曆上說的春耕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,看來多麼簡單樸實,直到年紀越大才發現那不容易,那種不容易所隱含的意義和背後的故事,才是現在寫不出簡單的原因,當瞭解母親越多就越難簡化母親的一舉一動,你是父親,你是母親,相信你也會明白很多事,不想解釋很多事,解釋了也很難明白,打你罵你不是不愛你,不打不罵不代表不愛你,愛的方式很多種,只是當時很不懂,被偷走的光陰回想起來可笑,不懂、不明白、不清楚,只能用僅存的一點點記憶,想想偷去的時間裡發生了甚麼?

 

母親節用這篇應景,祝福所有朋友們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四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